海外试管婴儿-无法逃离“华尔街”

上海试管婴儿|上海试管婴儿生男孩|上海试管婴儿费用

8月13日,已人去楼空的华尔街英语杭州学习中心。人民视觉供图

8月14日,北京,华尔街英语崇文门线下门店大门紧闭。人民视觉供图

8月13日,早已人去楼空的华尔街英语杭州学习中心。人民视觉供图

  先是心软,然后就很难逃脱了。张敏记得自己是在广州一家商场的休息区,第一次碰到了那两个拿着传单和小礼品的年轻人。他们邀请她去华尔街英语的学习中心参观,请她帮忙“完成个任务”,张敏觉得“他们挺不容易的,进去逛逛就可以出来。”

  可是,等出来的时候,她已经成了华尔街英语的学员。后来报名的课程让她背上了5万元的“培训贷”。

  转折发生在华尔街英语学习中心一个大约六七平方米的小屋里。张敏记得,小屋是透明的,四面都是玻璃。屋里的办公桌上摆着电脑,两把椅子放置在桌子两边。那是华尔街英语课程顾问的办公室,很多在华尔街英语报名的人都对这个小屋印象深刻。他们在这里一般要待上几个小时,会花上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,甚至背上巨额贷款,和几年都挥之不去的自责。

  这间透明的办公室和其中的话术是一个庞大系统的一部分。1972年成立于意大利的华尔街英语,从2000年起在中国布局,鼎盛时期拥有70家门店和3000名员工。装修考究的门店坐落于国内各大城市的热门商圈,加上高端的产品定位,让它一度被称为国内成人英语教育“三巨头”之一。

  但很多身处其中的人,都没有意识到这个系统的脆弱。8月12日,媒体报道称,华尔街英语北区销售负责人通知各中心分校校长,公司将于接下来的一周正式宣布破产,并要求校长们通知到各个分校员工,尽快办理离职手续。各地的门店和小屋随之人去楼空。第二天,所有学员都收到了华尔街英语的官方邮件,在邮件中,华尔街英语声称会在未来的几天内给出一个详细的解决方案。截至发稿,学员们尚未收到第二封邮件。

  看到这条新闻,张敏第一时间感到如释重负,“再没有人烦我,让我续课了。”可高价买来的课程还有一年才到期,她纠结了好一阵还是决定,“要维权,能要回来一点是一点”。

  “你为什么不去实现理想?”

  走进那间小屋前,张敏觉得自己的工作和英语并没有什么交集。那是2017年的元旦前后,张敏大学毕业已有3年,在市内的一家旅游公司工作。她对英语并不感冒,“生活和职业都跟它不沾边”。

  在华尔街英语学习中心走马观花一通参观后,张敏被带到课程顾问的办公室,那间透明的小屋。

  课程顾问是个年轻的姑娘,坐下开始和她聊家常,问完工作问生活,张敏没有防备,连当时的工作不开心都讲了出来。但她回想时发现,无论聊什么,话题都转向英语。让她印象最为深刻的是,课程顾问问她大学时有什么人生愿望没有实现,有什么理想?张敏回答说没有。“你一定有的。”对方追问。想了半天,她回答:“我大学时想去新西兰做一个暑期交流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不去实现?”课程顾问的声音高了起来,并开始鼓励她,可以来这里学习英语,元旦刚好有优惠,将来去报考雅思,去新西兰留学,“说希望我可以实现理想,她帮我来做规划。”张敏“鬼使神差地”就答应了下来,在对方的要求下拿出银行卡,划走了500元订金。“她还说先冻结一下没关系,你不学的话到时候也可以解冻。”

  多位华尔街英语的学员回忆,他们在这个小屋有过类似的经历。课程顾问会问他们的学历、职业、家庭信息,甚至恋爱经历、个人爱好等,进行“交心”。有学员记得,在交谈中得知他养了一只猫,课程顾问会告诉他,自己有着同样爱好,并给他看手机里自己爱猫的照片。但话题最终的归宿都只有一个——报班。

  胡图也在2019年6月“入了坑”。那时她即将大学毕业,在杭州一家招投标公司获得了留用的机会。下班途中她在地铁站被销售人员拦下,“帮他们完成一下任务”,被带进了小屋。看出她对学英语有点兴趣,课程顾问告诉她“要投资自己”,“如果你学别的兴趣比如滑雪,其实也要花挺多钱的。”

  课程顾问给了她一套题,“做个测试,看一下你的水平”。胡图的专业是工程管理,从事的招投标工作也在国内进行,这些都和英语“一毛钱关系都没有”。“但那时觉得自己上班了,也想学点东西什么的。”

  胡图此前没有对比过,也不知道学英语正常情况下要多少钱。她回忆,自己当时没有积蓄,聊天中,课程顾问已将她的收入情况摸得一清二楚,报出的首付和贷款分期价格刚好在她工资的承受范围内。

  27800元,胡图第一次报了华尔街英语的普通课程。

  当然,也不是没有后悔的时候。张敏走出那间小屋后曾反复问自己,“为什么要学这东西?”可接下来的几天,课程顾问每天热情地给她发微信。一般都是英语的励志格言,称呼也十分肉麻,“什么亲爱的、宝贝之类的”,张敏不喜欢这样的称呼,但她觉得身边“没有朋友这么亲密地对我,很不好意思不理人家”。

  一个周末的傍晚,课程顾问约她去华尔街英语的门店见面。张敏答应了,她打算去把冻结的钱退出来。但进了小屋,一切似乎身不由己。这是一场漫长的谈话,直到地铁停运都没有结束。碍于心软和礼貌,张敏没能提前离开,她当时甚至认为,“人家跟你介绍这个东西可能是基于人的一种善良”。

  在课程顾问的讲述里,自己学历没张敏好,但在华尔街学了英语,现在每月工资1.4万元,“你现在才拿几千?差我多少,我是为了你好,你也可以做到的。”“你现在工作不开心,我有很多方法帮你找到新工作,我们认识很多行业里的精英。”“看你样子就知道你是单身了,你相信我,在这里你会很快找到另一半,这和学英语一样,多张口去做社交。”

  “你不能当兴趣学,花了这么多钱必须要学出来。”

  在那间小屋里,张敏也曾试图寻找各种借口“反抗”,但课程顾问总能找到理由推销。她表达过对学英语的不喜欢,也曾质疑课程的昂贵,课程顾问劝她,“华尔街的课程虽然是贵,但是你一定会学有所成的,实现你的梦想。”

  仅有的借口只剩下没钱。她说自己付不起5万多元的学费。“我可以帮你贷款”课程顾问拿起她的手机说帮她看一下额度,点了几下,8000多元“微粒贷”的贷款就到账了。张敏只能硬着头皮把后面的事情办了。

  此前,张敏从没用过这些互联网借贷平台。从验证身份证,到人脸识别,每次一犹豫思考时,课程顾问都主动替她操作下一步。“微粒贷”的贷款不够支付费用,课程顾问帮她申请了百度教育金的贷款。整个流程下来,她已经负债5万多元。每月要还2300多元,每笔还款中贷款的手续费就有200多元。

  这些贷款把张敏压得喘不过气,她基本不逛商场,很多时候连晚饭都不舍得吃。更令她难过的是,她认为贷款影响了自己的职业生涯。那时她有一个跳槽的机会,是同学内推的岗位,“如果我进了那家公司,跟现在比起来就是两条路、两个层次了。”但她担心跳槽的过程导致工资断档,还不上这笔钱而影响征信,把这次机会拒绝了,“感觉整个人生都被它影响了,但是作这个决定的也是我,没办法。”

  这被张敏视为自己社会阅历不足导致的“人生耻辱”。她后来反省,“其实就是自己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,莫名被人家打了鸡血,觉得自己突然有了目标,也许她说得对,自己也想着要不就试一下,后面就后悔了,可钱也不好退。”

  华尔街英语北京学员的一个维权群群主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学员里有很多是想学好英语、冲着华尔街英语的品牌报的名。但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抹不开面子,从商场、广场、地铁站被“忽悠”来的。

  张敏认可华尔街英语的师资和工作人员的服务,但对这些课程顾问心有余悸。“我觉得他们意志力好强,非要让你开课,后来见到透明的房子就会有心理阴影。”张敏说,课程顾问的流动频率很高,每个新到校区的课程顾问,都会拉她进去聊上两三个小时。

  张敏觉得,是她的性格让自己容易被课程顾问盯上,“身边的学员很多都是像我这种类型的人,他们也搞不清楚为什么要进来学这个东西,当然也不排除有一部分人目的很明确、想好好学英语的。”

  胡图报了华尔街英语的普通课程后,也被不断推销加课。第一次报名时,课程顾问指导她在手机平台上贷款,还办了一张信用卡,分期2年,合起来每月要还1600多元,加上1000元的房租,再加上日常的开支,工资基本“月光”。

  胡图此前从来没有超前消费的经历,她的家境并不好,上学时曾被学校认定为贫困生。老家的父亲患有慢性病,每月的药费就要1万多元,全靠姐姐往家里寄钱。

  但她被课程顾问描绘的美好未来说服了。每次到华尔街英语的门店上课,课程顾问都会变着法儿地拉她进小屋聊天,常常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,最终目的也是劝她续费和升级VIP课程。时间长了,胡图每次去上课都会躲着他们,“上完课赶紧溜”。

  就在华尔街英语被传倒闭前一个多月,胡图又一次“战败”。6月,她还完了2年的分期,又被课程顾问拉进了那间小屋。“你不能当兴趣学,花了这么多钱必须要学出来。”课程顾问强烈给她推荐小班教学的VIP课程,“课程时间缩短了,让你每一堂课的时间充分利用起来。”

  “当天聊到接近半夜12点,对方一直跟我说现在很优惠,还送课程,我当时就又有点心动了。”课程顾问也看出来,不停地争取,“一定要签下来再让我走”。考虑到刚刚还完两年的贷款,胡图犹豫了,她提出要打电话征求同学的意见。

  “你自己的人生,不要再问东问西的,要学会自己作决定。”课程顾问按住了她掏手机的手,“就一个优惠名额,你不拿别人就拿了。”胡图没顶住,又刷了44800元的信用卡升级为VIP。回到家后,课程顾问马上发来了电子合同的“契约锁”让她签字。胡图提出,能不能再思考一晚,课程顾问马上打电话,“你什么意思?不要再胡思乱想了,钱都交了,就把字签了,我这边财务什么都还等着你,你还想不想让我下班了?”

  在课程顾问的“逼迫”下,胡图签了字。她给闺蜜发消息说了这件事,闺蜜责备她“怎么这么自私”,工作两年把钱都搭在学英语上,对家人太不公平了。第二天,她就向华尔街英语杭州中心提出退款。但上海总部和杭州中心来回推脱,尽管在12345市民热线的介入下华尔街英语一度答应退款,但直到破产的新闻曝出,这笔钱也没有退给胡图。

  由于曾寄希望于退款,胡图这次没有办理分期。课程顾问帮她办理了个人POS机,教她怎么一笔笔通过POS机进行信用卡“套现”还贷款,她发现这在学员中并不罕见,尽管根据国家相关规定,这属于违法行为。

  张敏也在套现。2018年3月,由于工作实在不顺心,她辞了职,在家人的帮助下还了分期。有了闲暇,她开始到华尔街英语上课。结果一去就被课程拉进小屋推销,“你都交了那么多钱,肯定得学下来,我是为你好,以前5万多元买的课程,现在不到一半就能搞定。”她没抵挡住劝说,又花2万多元续了课程。这笔钱也是通过课程顾问手里的POS机“套现”还的。

  2018年,因类似的“培训贷”,华尔街英语在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、中国消费者协会、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和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共同评选的“十大消费侵权事件”被点名。

  “戳痛点+画大饼”

  张敏总会自责被课程顾问反复“洗了脑”。事实上,这些顾问面对客户有一整套成形的话术,也屡试不爽。一位华尔街英语前员工透露,新员工进入华尔街英语后,第一个月什么都不用干,就是去总部接受培训。那里会洗脑式地教他们怎么和客户破冰、掌握聊天技巧、如何以咨询的名义套取竞品信息等。

  另一位担任过课程顾问的华尔街英语前员工接受《南方都市报》采访时透露,他们一般都是先聊天,挖掘客户背景,“找到他的痛点后推课程,不报名就一轮一轮说服,戳痛点+画大饼。”而根据学员的职业,会有多种不同的话术策略,包括企业高管、私企老板、专业人士、公务员、销售、家庭主妇、学生等。

  这些话术还详细到了针对学员的不同问题的解答。比如在学员问及有什么优惠的时候,要“出办公室假装去帮他问大老板要优惠,快去快回,不能凉,不能着急,要快速利索”;在学员表示需要问家人意见的时候,要通过话术阻止学员询问家人,“您自己想读吗?您给家人说是想让家人拿钱吗?是告知吗?还是把球抛给你的家人呢?如果都不是,那你告诉您的家人干吗呢?”

  如果学员表示没有时间,课程顾问甚至会反问:“难道您现在没时间以后就会有时间了吗?其实您现在没时间,有没有想过,也许是您工作效率不高。如果您以后就有时间了,那恭喜您,您的工作正在走下坡路。”

  不少受访学员表示,在那间透明小屋里,或多或少都曾被课程顾问否定过,“压迫感很强”。不过,也有顾问在微博上为自己辩解:“课程顾问在国外就是最高级的、最有脑子的职业,不是只会卖东西,而是根据客户需求去卖东西。”

  央视财经曝光的一份华尔街英语(中国)董事王成茂的通话录音显示,公司欠下学员的学费高达12亿元。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了解到,学员中不乏花上60万元甚至80万元,享受教师上门授课的服务。

  这些学费,并不单靠透明小屋里的话术。华尔街英语的班型分成普通班、VIP、VVIP和私人定制四档。除了私人定制课程外,其他班型的课程体系基本一致,分为1到20级,低级别的考试通过才能进入下个级别的学习。销售时不仅按照课程时间,也按级别。

  2012年,北京学员刘芸羲报名了价格为39500元的课程。按照当时合同的约定,学习时间从2012年12月31日至2014年12月30日。由于工作繁忙,直到时间到期,她的课程“基本没动”。随着工作变动离开北京,她到华尔街英语申请了课程冻结。

  2018年,回北京后,刘芸羲去华尔街英语咨询怎么才能把课程激活,对方表示只有继续缴费升级VIP,才能把课程激活。为了前面的钱不打水漂,刘芸羲贷款了7万多元升了级。续约后的合同有效期至2020年11月底,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华尔街英语最终将合同延期至2023年。

  不少学员和刘芸羲有着相似的经历,如果规定时间内没学完相应级别的课程,想要把课程激活就需要升级。刘芸羲觉得,他们被华尔街英语“诱敌深入”了,“每次走进学校,不续费出不来。”而且,到期没有学完课程如何退费,合同里完全没有约定。

  华尔街英语还靠给学员返“积分”来“拉下线”。北京学员陈盈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华尔街英语特别鼓励学员介绍朋友来上课,朋友报名的学费可以按比例转换为自己的积分,积分可以用来抵扣课程的级别、时间或是升级VIP的学费。

  由于工作上对接外企的需求,陈盈从2013年就开始在华尔街英语学习。她上过普通班,为了花积分又加钱升了VIP。这几年成为公司合伙人,她还花了20万元上了市场管理方面的私人定制的课程。

  这些钱每次都是靠贷款。基本上前一个贷款还完,后一个贷款又跟上,“人家销售帮你算得明明白白”。七八年的时间,她“挣的钱都拿来学习了,没舍得买什么贵的东西”。今年年初,已经学完最高级别20级的陈盈,在课程顾问“我们实在舍不得你”的死缠烂打下,她不得不花5.4万多元续费了1年的学习时间,“学第二遍巩固一下”。

  “我知道语言学习不能断,强迫自己每周制订学习计划。”8月12日当天,陈盈得知华尔街英语要破产消息的同时,正在按计划学习线上的课程,为下周二的外教课做准备。但第二天,华尔街英语的学习系统里除了早已录制好的网课,再没有一位老师能够给她回应。

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张敏、胡图、陈盈为化名)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刘言 来源:中国青年报